□ 杜芳
  4月25日,《經濟日報》刊登題為《老農田迎來“新掌柜”》的文章,對成都現代農業的發展進行了報道。
  城市變得越來越大,農村離城市越來越近,城郊農村土地越來越少,勞動力也越來越老。在這樣背景下,大城市如何發展現代農業?大城市周圍農村如何發展規模經營?土地流轉後,農田上的老農民去哪裡再就業?為破解這些難題,四川成都進行了積極的實踐。
  老農民退休了
  已進入春耕農忙時節,成都周邊的農村很難看到年輕的男勞力,許多農民早已外出務工。因為對於大多數農民來說,在細碎的田地中,種不出多大效益。
  崇州市白頭鎮五星村60歲的村民黃憲良有這樣的煩惱:“我身體不太好,乾不動了,孩子們又都出去打工,家裡的農田已經沒人種了。”黃憲良家6口人,5畝2分地,人均不到一畝。
  黃憲良的煩惱,也是成都市面臨的煩惱。
  從2013年起,成都每年從土地出讓收益中提取10%的資金建立了耕地保護基金,併在土地確權頒證的基礎上鼓勵土地流轉。成都市副市長謝瑞武介紹,成都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頒證率達到99.5%,通過“土地銀行”、土地股份合作社等模式,耕地適度規模經營率達到53%。
  去年,黃憲良的煩惱解決了。他家的農田加入了土地股份合作社。黃憲良家農田折股後,不僅每年有保底的200斤大米,收成好的時候還有分紅。“去年每畝地就分紅367元。現在農田交給職業經理人,自己不用操心了。”黃憲良說。
  老農田有了新掌柜,黃憲良也正式從農田上“退休”了。
  新掌柜來了
  在成都的農村,老農田裡迎來了新掌柜。這些新掌柜在為農民專業合作組織、農業企業等謀求最大經濟效益的同時,獲得一定的佣金或紅利,他們均通過選拔、培訓、考試成為農業經營者。
  周維松是成都第一批新掌柜中的一員。他說:“現在農村會種田、願種田、能種田的農民越來越少,但農田不能撂荒,所以只有請人來種田。職業經理人最早是在無人種田的情況下進行的嘗試。”
  如今,職業經理人在成都發展現代農業中發揮著重要作用。“我們需要提交生產計劃,提出種什麼、怎麼種的方案,方案最終要由農民確定通過。農民通過方案後,職業經理人要嚴格按照方案執行生產計劃。”周維松說。
  因為職業經理人懂經營、有技術、善協調、會管理,很受歡迎。很多合作社在他們的帶領下,“大春種糧、小春種錢”,效益不斷增加。合作社利潤增加了,職業經理人也可以獲得更多的報酬。
  例如,去年楊柳農村合作社社員每畝分紅897元,職業經理人的報酬是年利潤的20%,他們的收入超過10萬元。
  田主人換工作了
  新掌柜來了,田主人如何再就業?
  崇州市榿泉鎮荷風水村的做法很有借鑒意義。荷風水村通過農村集體建設用地折資入股組建土地股份合作社,合作社再以社員節餘的集體建設用地向銀行融資;而整理出的集體建設用地指標落地本村發展特色鄉村旅游,解決了土地流轉後“錢從哪裡來”和“人往哪裡去”的問題。
  每逢節假日,荷風水村都會迎來大量城裡人。這些成都市民來到農村體驗休閑生活,採摘瓜果、游覽觀光、吃農家菜、住農家屋。荷風水村村民餘建經營著農家樂,為城裡人提供餐飲服務。“現在,游客越來越多,農家樂一個月收入能有6萬元至7萬元,以後還想把住宿也搞起來。”餘建說。
  四川省委常委、成都市委書記黃新初說,成都發展都市現代農業有著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,要突出特色,實現生產、生活、生態三大功能的完美統一。深入實施統籌城鄉戰略,抓好制度統籌、產業統籌、建設統籌,主體統籌,積極構建城鄉一體化發展新格局。
  (原載《經濟日報》4月25日08版)  (原標題:老農田迎來“新掌柜”)
創作者介紹

螢光粉

akpcyh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